赤足寒冰

你是天上月。
单纯用来磕卜岳的小号。

岳先生。

我存个档,老找不到打榜页面……
lof这什么辣鸡设计

追光者,听起来挺文艺,在我心里翻译一下就是夸父呗。

没有票就算了还要活体ky原地蹦哒。
我造了什么孽。

岳先生,是真的很喜欢这样称呼你了。先生两个字初初簇在舌尖,便似红泥小火炉,是刀尖上淬出来的蜜糖,凛冽又深情,细品一品唇齿间还留一缕梅花的冷香。

有少年人的意气和血性,鲜花着锦烈火烹油,皇城根下打马风流,兴致来了偏敢斩龙足啖龙肉,飞光也劝不得半杯酒,满腔豪情尽洒也是笑语间的日头悠悠。

也有成年人的沉淀和温柔,万物归流于海,他眼里黑沉沉一汪星子,是容纳了天地的深沉,包容却不声张,垂眸是黑夜,抬眼是白昼。

老少年爱四海八荒,而我在这里爱你。

在世间,本就是各人下雪,各自有各自的隐晦与皎洁。